现在的位置: 首页 > 当代文学 > 文章
第一七零四章 三年五载至尊剑皇最新章节
2019-07-07 / 来源:本站

第一七零四章 三年五载至尊剑皇最新章节

跻身霸主级势力,三年到五十年?是我们听错了?是三十年到五十年么?就是三十年到五十年,也不可能跻身霸主级势力啊!车宗主、古老峰主面面相觑,皆是觉得耳朵出现了问题,或者是秦墨说错了。 “墨师侄,你刚才的意思是……?”车宗主迟疑问道。

“嗯?”秦墨不解的抬头,他刚才说的很明白,“三年五载之内,让宗门跻身霸主级势力吧,至少要达到这样的层次。 ”哐当!古老峰主手一颤,打翻了桌上的酒樽,美酒顺着桌沿流淌而下,整个宗主殿中都弥散酒香,却是无人关注这些。 “三年五载,跻身霸主级势力的层次?我们千元宗……”车宗主喉咙有些发干,努力压抑激荡的心绪,声音沙哑道:“墨师侄,即便真有方法达成,我也觉得不妥。

拔苗助长太过,对于宗门的未来会埋下巨大隐患。 ”对于车宗主来说,他做梦都想见证宗门跻身霸主级势力的那一刻,若是能在三年五载内达成,那自是再美妙不过。 正如古老峰主所说,数百年后,即便车宗主依然健在,也绝对不会霸着宗主之位,必定会退位让贤,将宗主之位传给后辈。 但是,从私心上讲,车宗主当然希望,那一天到来之时,他还在宗主的位置上。 然而,常年来磨砺出的冷静,还是让车宗主压抑这样的野望,劝诫秦墨不要冲动,勿要动用某些霸道的法子,强行提升宗门的整体实力。 事实上,如今的千元宗上下,对秦墨已是视为天人,他既是这样说,就没人会怀疑其真实性。

可是,车宗主却还是保有几分冷静,担心这个绝艳的后辈太过冒进,犯下难以弥补的错误。 “埋下巨大隐患?那倒不至于。

”秦墨看了看车宗主,暗中很是赞赏,不愧是在宗门陷入底谷时,挑起大梁的宗主,任何时候都有着过人的冷静。 不过,秦墨既是如此说,确是有着十成十的把握。 以千元宗如今的规模,与霸主级势力的差距,在顶级战力方面,实则是犹有过之。 顶层战力方面,以秦墨如今的实力,完全可以碾压各大域霸主级势力,甚至能以一人之力,横扫一大霸主级势力。 这次的实力突飞猛进后,他有着这样的自信。

况且,除去他之外,还有帝衍宗,这位师兄虽是来历神秘,极可能来自一个隐世的庞大家族,但是,却是实实在在的千元宗弟子。 按照秦墨的推断,帝衍宗如今的实力之强,就算未至武主,也绝对有着战胜一般武主境强者的超卓战力。 千元宗的顶层战力,由秦墨、帝衍宗坐镇,实则已是超过了霸主级势力。 当然,一个宗门仅靠顶层战力,是无法跻身霸主级势力的,需要中坚战力的数量足够。 武圣,武王这样境界的强者数量,才是决定霸主级势力能否晋升的关键,也是车宗主为何说,数百年后,千元宗才有望冲击霸主级势力。 如今的千元宗,诚然门下天才不断涌现,但是,想要冲击武王,武圣的境界,还需要漫长的时间积累。

想在三年五载内,将一个宗门的中坚战力,飞速提升至武王,武圣的层次,即便是绝域的巨无霸势力,也只能采用极为霸道的灌顶之法。

这样的做法正如车宗主考量的那样,不仅会埋下极大的隐患,并且,所需要耗费的资源,也是呈海量,乃是一种极端的做法。

秦墨笑了笑,他如今手中握有的许多底牌,已经不是巨无霸势力能够比拟的。

在蓝开山三人突破之后,秦墨就思量过五彩小猫咪的法子,并进行了一些修正,想出了一个稳妥提升的方法。 以【五彩梦境】,再配合聚灵阵之类的修炼大阵,并以祭体祷文的功法,布置一重气血淬炼大阵……,这三种手段融合在一起,足以让武者在三年五载之内,完成百年的修炼。 并且,这种修炼的过程,都是在梦境中完成,其效率更是远胜外面,对于一些天才来说,三年到五年的梦境修炼,其效率甚至超过百年。

如此一来,千元宗在三年五载之内,则会出现一批天境,武王,甚至武圣境界的强者,填补宗门中坚势力的空白。

当然,秦墨自是不会细说这样的方法,毕竟,无论是【五彩梦境】,还是祭体祷文都不能泄露,否则会引来无边的麻烦。

“宗主不用担心。 这种方法并无隐患,乃是我得到了中古时代的一瓶神液,对于我并无甚用处。 但是,对于武尊境以下的强者,使用之后,三年五载的闭关,则能相当于百年以上的修炼之功。

”秦墨这般模棱两可的解释。

车宗主、古老峰主屏息,他们并不怀疑秦墨的话,只是这样的神液价值太大,秦墨却是这般无私拿出来,实是让他们感慨良多。 数年前,谁又能想到,从东烈战城不远万里来到西城,只为完成家族先祖遗训的少年,竟是成为千元宗腾飞的关键人物。

见车宗主两人激动莫名,还要说些感谢的话,秦墨则是抬手制止,直接进入主题,商议这一批宗门腾飞计划的人选。 随即,宗主殿中陷入一片寂静,四周的守卫皆是惊觉,在宗主殿外竟是出现一重重大阵,瞬间笼罩了大殿。

这是有什么大事么?殿外的许多强者暗中嘀咕,猜测必定是有大事,否则,车宗主不会开启宗主殿的防御大阵。

要知道,殿中的那位年轻人,乃是镇天国当之无愧的第一人,又岂会需要防御大阵来御敌,自是有大事再商议。 当天夜里,千元宗则是发生了一些奇怪的事情,许多宗门天才都是突然宣布要闭关,在短时间内不见外客。

这样的情况,在一个宗门中并不奇怪,但是,一个宗门中三成以上的天才,却是同时宣布闭关,就显得相当奇怪了。

不过,这样的异常并不算太大,也只有千元宗一些重要人物注意到,却是装作不知。

与此同时。

千元宗深处,一座凿空的山丘中,里面重重禁制笼罩,五彩光雾弥漫,隐约可见一处湖泊,一个个身影在其中沉浮。 这座凿空的山丘,正是秦墨布置的修炼场所。

“哼!?让本狐大人帮人族布置修炼大阵,这可是犯大忌的事情,你小子要好好补偿本狐大人。

”一旁,银澄化为人形,披着斗篷,一派高深莫测,向秦墨传音说道。 它是连夜赶来的,为了让这处梦境修炼之地更加完善,又布置了一座妖焰淬体大阵。

“祭体祷文都传给你这狐狸了,还不知足么?”秦墨则是翻着白眼,这狐狸真是贪婪的紧。

听到这话,银澄就更郁闷了,从金童那里知晓,唯有秦墨能将这部盖世奇功修炼至完美境。

而它来修炼,至少相当于准大陆级的神功秘技,且在短时间内还无法入门。

“千元宗的底蕴还是太差了点啊!”银澄随即叹气,“根本没有能看上眼的东西,不然敲诈走一件值钱的,也能算是辛苦费了。 ”秦墨不禁撇嘴,若是此次是帮青莲山布置梦境修炼之地,恐怕这狐狸早就狮子大张口,敲诈走青莲山的许多宝物了。

旁边,车宗主则是一言不发,他是不敢说话,以为秦墨,银澄在探讨这座玄奥无比的修炼之地的事情,他根本看不懂布置的手法,又如何能说些什么。

正在这时,车宗主忽然想起一事,摸了摸腰际的百宝囊,里面有着一物,本来是想等秦墨回来,交给这位师侄的,因为布置梦境修炼之地的事情太震撼,一时让他忘了。

“这东西应是墨师侄家族先祖的遗物,等会交给他,也算是宗门的一份回馈心意吧。

”车宗主暗中叹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