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首页 > 当代文学 > 文章
日本新年号刻意强调本国文化、摆脱中国影响难如意
2019-06-09 / 来源:本站

日本新年号刻意强调本国文化、摆脱中国影响难如意

集众目关注于一身的日本新年号4月1日中午终于跟世人见面了,谜底是“令和”。 虽然不见传说中与安倍首相名字相同的“安”字,但是事前舆论调查中的“和”字入围。

日本天皇于当天签署了经内阁批准的改元政令,新的年号将于5月1号开始正式使用。 根据明治维新以后“一世一元“的皇室制度,5月1日以后,日本将进入一个新的时代。

日本是当今世界唯一还在使用年号的国家,日语所谓“元号”源于中国古代的年号,而中国封建朝代的年号始于公元前115年的汉武帝时代的“建元”。

年号的主要作用在于宣示皇帝对天地时空的掌控。 日本最早的年号是645年“大化改新”时代的“大化”。

从645年至1989年的1344年间,日本一共使用了247个年号,所有的年号都由两个代表吉祥、祈福含义的汉字组成。 根据统计,这247个年号一共使用了504个汉字,但去除重复使用的汉字,实际上使用的汉字只有72字。 这次被采用的“令”字是首次被选入围成为第73个汉字,而“和”则已经被使用了19次。 按照惯例,日本的年号都是从中国古典选出的,步入近代亦不例外。

比如明治的年号出于《易经》的“圣人南面而听天下,向明而治”。

大正的年号出于《易经》“大亨以正,天命之也”。 昭和的年号出于《书经》“百姓昭明,合和万国”。 现在使用的平成年号出于《史记》“内平外成”。 但是,与以往不同的是,这次被选出的年号“令和”出于日本古典诗歌集《万叶集》。

《万叶集》是日本上古时代的歌集,完成于八世纪中后期,与《古今集》、《新古今集》并称为日本古代三大歌集,全书共二十卷,收纳和歌共四千五百余首。 按照发布年号的官房长官菅义伟的解释,“令和”二字语出《万叶集》“梅花歌三十二首”的序文:“于时初春令月,气淑风和,梅披镜前之粉,兰薰珮后之香”。

从日本文学作品而不是按照惯例从中国的文学典籍中挑选年号,显然为了表明这届政权与以往的不同。

如同日本首相安倍晋三在当天的记者招待会上所说:“悠久的历史、高雅的文化、四季皆美的大自然,这些代表着日本风格的东西要切实传承给下一个时代。

希望每一位日本人都能像严寒之后报春、美丽绽放的梅花一样,对明天怀抱着希望,盛放出各自的生命之花”,通篇强调的是日本独特的风格。

事实又是如何呢?古代日本文学真的能跟中国切割吗?答案显然不是。 结果发表后,已经有很多网友找到了很多“初春令月,气淑风和”的古汉文出处。

最为代表的就是东汉张衡所作《归田赋》:“于是仲春令月,时和气清。

原隰郁茂,百草滋荣”。 如此相像的表现手法,并非是万叶的歌人故意要抄袭中国古人的作品。 对当时的日本文人来说,用接近原作的文字来表示与原作作者有着相近的审美观和意境,被称为“本歌取”,是其文学素养的表现,也是中日两国文化交流源远流长的体现。 从日本古典里挑选出“令和”作为新的年号,体现了这届政府开启未来新时代的决心,同时也能看出这届政府对日本文化独特性的刻意突出。

但是,作为一衣带水的中日两国,无论时代如何变迁,维护东北亚地区的和平,共同繁荣的目标不能动摇。 (作者:中国社会科学院日本研究所副研究员)(责编:贾文婷、杨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