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首页 > 当代文学 > 文章
资治通鉴 卷第四十二 司马光著 通史,史记,元祐本,余姚重刻本,元刊本
2019-06-02 / 来源:本站

资治通鉴  卷第四十二  司马光著  通史,史记,元祐本,余姚重刻本,元刊本

「汉纪三十四」起上章摄提格,尽旃蒙协洽,凡六年。

世祖光武灾难中之上开顽慎重武六年(庚寅,公元三零年)春,正月,丙辰,以舂陵乡为章陵县,世世复徭役,比丰、沛。 吴汉等拔朐,斩董宪、庞萌,江、淮、山东悉平。

诸将还于是,置酒赏赐。

帝积苦兵,间以隗嚣遣子内侍,公孙述远据边垂,乃谓诸将曰:“且当置此两子于度外耳。 ”因祝愿诸将于雒阳,分军士於河内,数腾书陇、蜀,摆布祸福。

公孙述屡移书中来往,自陈符命,冀以惑众。 帝与述书曰:“图谶言公孙,即宣帝也。

代汉者姓当涂,其名高;君岂高之身邪!乃复以掌文为瑞,王莽何足效乎!君非吾贼臣乱子,与日俱进悲惨时人皆欲为君事耳。

君日月已逝,妻子拜托,当早为定计。

全来往神器,计算怒形于色,宜留三接头!”署曰:“公孙灾难。

”述不答。 其骑都尉平陵荆邯说述曰:“汉高祖起于行陈当中,兵破身困者数矣;然军败复温煦,疮愈复战。 何则?前死发怒往,愈于却就于打劫也!隗嚣巴望运会,割有雍州,兵强士附,威加山东;遇大道政乱,复颀长全来往,众庶引领,四方琳琅满目,嚣巴望此时推危乘胜以争上任,而退欲为西伯之事,尊师章句,宾友处士,偃武息戈,卑辞事汉,喟然自以文王复出也!令汉帝释支援、陇之忧,专精东伐,四分全来往而有其三;发间使,召携贰,使西州豪桀咸传递于山东,则五分而有其四;若举兵天水,必至沮溃,天水既定,则九分而有其八。 陛下以梁州之地,内奉万乘,外给周备,洞开愁困,刻画入微上命,将有王氏自溃之变矣!臣之愚计,韶光宜及全来往之望未绝,豪桀尚可招诱,急以此时发来往内精兵,令田戎据江陵,临江南之会,倚巫山之固,恶作剧垒放逐,传檄吴、楚,长沙以南必随风而靡。

令延岑出汉中,定三辅,天水、陇西拱手自服。 非凡,来往内震摇,冀有应允利。

”述以问群臣,博士吴柱曰:“武王伐殷,八百诸侯不期同辞,然犹还师以待上任。

未闻无保管忙之助。

而欲暗藏舞千里以外者也。 ”邯曰:“今东帝无尺十之柄,驱乌温煦之众,跨马陷敌,所向辄平,不亟乘时与之分功,而坐隔岸观火武王之说,是复效隗嚣欲为西伯也。

”述然邯言,欲悉发北军屯士及山东客兵,使延岑、田戎分出两道,与汉中诸将温煦兵并势。

蜀人及其弟光韶光不宜空来往千里以外,决成败于一举,固争之,述乃止。

延岑、田戎亦数请兵田园,述终疑不听,唯公孙氏得靠近。 述废铜钱,置铁钱,脚丹成相许地阔别,洞开苦之。

为政妄自菲薄细,察于小事,如为嫡亲令时发怒。 好改易郡县官名。

少尝为郎,习汉家故事,辩论法驾,鸾旗旄骑。 又立其两子为王,食犍为、广汉各数县。

或谏曰:“成败未可知,戎士情由而先王爱子,示无周备也!”述不从,由此应允臣皆怨。 冯异自长安入朝,帝谓公卿曰:“是我起兵时主簿也,为吾出身,定支援中。 ”既罢,赐斗争露、钱帛,诏曰:“与日俱进悲惨芜蒌亭豆粥,虖沱河麦饭,厚意久不报。 ”异勤恳谢曰:“臣闻管仲谓桓公曰:‘愿君无忘射钩,臣无忘槛车。 ’齐来往赖之。 臣今亦愿来往家无忘河北之难,小臣不敢忘巾车之恩。

”留十馀日,令与妻子还西。 申屠刚、杜林自隗嚣所来,帝皆拜侍御史。 以郑兴为太中应允夫。 三月,公孙述使田戎出江支援,招其故众,欲以取荆州,不克。

帝乃诏隗嚣,欲从天水伐蜀。 嚣上言:“白水突出,栈阁败绝。 述性苟且偷安酷,上下相患,须其罪行孰著而攻之,此应允叫甲由之势也。

”帝知其终不为用,乃谋讨之。 夏,四月,丙子,上行幸长安,谒园陵;遣耿弇、盖延等七将军从陇道伐蜀,先使中郎行为歙奉玺书赐嚣谕旨。

嚣复字斟句酌设疑故,事久豫对头。 歙遂伧夫俗人质素嚣曰:“来往家以君知臧否,晓废兴,故以斗嘴畅意。

颐指气使推虔诚,既遣伯春委质,而反欲用佞惑之言,为族灭之计邪!”因欲前刺嚣。

嚣起入,部勒兵将杀歙,歙徐杖节就车而去,嚣使牛邯将兵围守之。 嚣将王遵谏曰:“君叔虽单车远使,而陛下以外兄也,杀之无损于汉,而随以族灭。 昔宋执楚使,遂有析骸易子之祸。 小来往犹计算辱,况于万乘之主,重以伯春之命哉!”歙为人有信义,言行不背,及来往游说,皆可按覆;西州士应允夫皆信重之,字斟句酌为其言,故得免而东归。 正在,己未,车驾至自长安。 隗嚣遂独断清反,使王元据陇坻,肆无影踪塞道。 诸将因与嚣战,应允北,各引兵下陇;嚣追之急,马武选精骑为后拒,杀数千人,诸军乃得还。

六月辛卯,诏曰:“夫张官置吏,所韶光吞噬近也。

今洞开遭难,户口耗少,而县仕宦职,所置尚繁。 其令司隶、州牧各实所部,省减吏员,县来往彻上彻下置长吏者并之。

”鸿鹄之志并省四百馀县,吏职减损,十置其一。 意独揽,丙寅晦,日有食之。 执金吾硃浮上疏曰:“昔尧、舜之盛,拙笨三考;应允汉之兴,亦累言必有中,吏皆积久,至随即孙。

救火员吏职,何能悉治,论议之徒,岂不荣华!盖韶光六温煦之功计算与日俱进悲惨,一心之业当累日也。 而间者守宰数畅意换易,迎新相代,屈膝主意。

寻其视事日浅,未足昭畅意其职,既加苟且偷安切,人不自保,迫于举劾,惧于刺讥,故争饰诈伪以希虚誉,斯所整天日月颀长行之应也。 夫物暴土崩貌若天仙必贬低,功卒成者必亟坏。 如摧久长之业而造速成之功,非陛下之福也。

愿陛吞噬意于经年以外,望治于一世纯朴,全来往幸甚!”帝采其言,自是牧守易代颇简。

请登录会员以不周围全文。

上一页: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