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首页 > 当代文学 > 文章
沦落的青春:第十一章
2019-07-09 / 来源:本站

沦落的青春:第十一章

第十一章  第二天,当一只发疯的公鸡喔喔地叫个不停的时候天就大明了,明媚的阳光从窗户外照进来显然,今天是一个好天气,小城是难得有一个明媚的时候的,平常都是烟雾缭绕阴霾不已的。

  当我醒过来的时候,丝丝依然在我身边,我不知道什么时候把手搭在她的身上去了真是十分惭愧。   丝丝显然是睡了一个好觉,甜蜜的睡相就像一只小猪仔。   其实,今天是不用上课的,原因不是学校放假,而是我决定逃课。

一看到丝丝,我就不忍心离去,我想爱情的作用大抵就像胶水一样,紧紧地把两个人粘在一起。   我又继续躺在床上睡觉,还顺便把手搭在丝丝的身上,我想丝丝是不会介意的,我也同样不会介意。

  我不知不觉的又睡着了,其实你应该知道和一个女人睡在一起是很难入眠的,尤其是青春期泛滥的时候但是,我真的睡着了,一点嫌疑也没有。

  我睡着之后就做了一个梦,毫无疑问,我梦见了丝丝,这个场景就像我第一次梦见丝丝一样。

我们依然在沙滩上,阳光明媚,四周海鸥的声音冲刺着耳朵,似乎想把每一对在沙滩上谈恋爱的人的耳朵都震聋。   如我所说的,梦里,我正是在和丝丝谈恋爱。

当时她把我压在沙子上,你应该知道被一个女人压住是什么感觉:呼吸困难,但是你又不能将她从你的身上弄下去。

你也许知道这种呼吸困难的感觉就像是真的一样。   立刻,我就从梦中醒来。   原来呼吸困难的感觉是真的,丝丝真的压在了我的身上。

当时她的眼神差点让我流鼻血,我感觉全身血液就像即将喷发的火山一样。

我想假如丝丝的脸变成一面镜子的话,我一定能从这面镜子里看见满脸通红的可怜模样。

  你在我身上花了那么多钱,难道不想做点什么吗?丝丝问我。   她将我压得更紧了,我想这是我和丝丝第一次以荷尔蒙产生效果后的名义接触在一起。   想……我说。

  其实你应该知道当时我只说了半句话而已,因为留在肺里的空气只够我说这半句话。   然而丝丝没等我说完,就完全把我压在她身子底下了我想她是误会了我的意思她用两个手掌分别抚着我的脸。

此时,因为她的手离开了床上,所以全靠我撑着她的身体。 这样的感觉差点让我窒息,我暗自发誓以后绝不会再有这样的事情发生。   你应该知道,我再没有足够的空气把下面的半句想什么?说出来,我除了感觉到两个人的心跳以外,就只有一心的惶恐。   和女人在一起果然是件恐怖的事情。   接着,丝丝得寸进尺地将嘴唇落在我的嘴上,她的嘴唇是如此的冰凉,仿佛刚从冰柜里拿出来的一样。   我惶然不知所措,只得任凭丝丝在我身上肆虐。

  这样的肆虐持续了很长时间,假如非要用一个时间来形容的话,我想是八分钟。   也许当你听到八分钟的时候会很惊愕,心想八分钟的时候简直短得要命。 但是被女人肆虐的感觉诚然是这样的:既长久而又短暂的。   当这样的肆虐结束时,已经是很久以后了我方才说了大抵是八分钟此时,太阳光比刚才强烈多了,把屋子里照得十分暖和。

  我想就在这八分钟的时间里,我身体里的血液至少循环了二十遍。

  丝丝肆虐完后就抚摸着我的脸笑了笑,这种笑似乎包含有一种得逞的感觉在里面。

  你是第一次吗?丝丝问我,顺手理了理头发。   嗯……我嗯了半天,不知道。

我说。

  呵呵。   丝丝笑了笑就从我身上起来了。

  倏然间,一股新鲜的空气涌进我的身体里,我此时此刻才感觉到空气的宝贵。

  丝丝起来后,同样整理了一下头发,顺便把衣服的拉链拉上。

我发誓,丝丝的衣服拉链决不是我拉开的。   我也从床上起来,在床弦边坐下,真是惊魂未定心有余悸。

  丝丝打整好衣服后就在我的身边坐下,我以为她还想再来一次,立刻吓了一跳,心脏差点从嘴巴里跳了出来。 没想到她只是问:还想吗?  想……  你应该知道,我同样只说了前半句。

  爱情的感觉诚然是奇妙的,但被一个女人压着的确吃不消,即使她是你挚爱的人。 显然,现在小城流行的减肥风大抵是为了使在自己身子底下的人轻松一点而兴起来的。

  不多时,屋子里就像进入了盛夏一样。

此时,外面的世界也热闹起来了,忽而传来了一阵锣鼓和鞭炮的声音,接着是鼎沸的吵闹声。   我是一个爱看热闹的人,毫不犹豫就把脑袋从窗口里伸出去了。

楼下并没有迹象,想必并没有一具新的尸体在小巷里出现。 我朝远处眺望而去,发现1999上人满为患,即使昨天的文艺汇演也无法相提并论。 从这里看过去就像几个家族的蚂蚁聚集在一起开昆虫大会。

  怎么回事?丝丝问。   不知道。

我说。   为了探知热闹的真相,我和丝丝迅速朝1999的方向赶去。   然而,当我们经过小巷的时候,就已经发觉小城有些不对劲,家家早食店的老板都不见了,仿佛来了一阵飓风把他们都吹没了。

  我们继续往前走,忽然感觉从后面传来两个女人交谈的声音。

  打了吗?打了吗?  打了,真打了。   你应该知道,现在的巷子里静悄悄的,忽然传来说话的声音是很让人感到害怕的,话声就像一阵凉飕飕的风一样从身后刮过。   我紧拉住丝丝的手,加快了速度。   不多时,我们就来到1999上。   此时的1999真是沸反盈天,仿佛难得一见的发救济粮的场景又出现了一样。

文章标题:沦落的青春:第十一章文章地址:htt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