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首页 > 当代文学 > 文章
世界金融危机带给我们的教训与反思,金融学论文
2019-05-14 / 来源:本站

   一、削弱美国世界经济领域的霸主地位  这场危机带来的最重要的变化,或许就是改变了美国在世界经济中的作用。

数十年来,美国消费者一直是全球经济增长的主要动力;此次危机爆发后,世界已经无法继续指望债台高筑的美国消费者来带领世界走出危机,各国纷纷开始寻找新的经济发展动力,将目光转向其他国家或者国内。

当然,虽然遭受了打击,美国仍然是全球第一经济大国,世界经济不可能在一夜之间摆脱对美国的依赖,也没有国家能够在一夜之间取代美国的地位。 不过,至少我们可以期待,未来的世界经济将不再是单发动机,而会是双发动机或者多发动机。

  二、经济增长模式遭拷问  这场危机改变了不少国家的命运,一些国家几乎是一夜之间,从天堂坠入地狱。

不论是爱尔兰,还是波罗的海三国,抑或是冰岛,都在这场危机中遭受到了最沉重的打击。

过度的金融泡沫或房地产泡沫,曾让这些国家的经济快速增长,无限风光,但在经济高速增长的表面之下,却累积着可怕的风险。 也就是说,他们的经济增长模式存在重大问题,需要纠正。

然而,或许只有一场危机,只有泡沫破灭后带来的极端痛苦,才能真正促使这些国家反思存在的问题。 对这些国家来说,如果能够从这种最沉重的打击中进行最彻底的反思,吸取最深刻的教训,当是不幸中之万幸。

对其他国家来说,这些国家的遭遇和教训,其隐藏重大弊端的经济增长模式,同样值得引以为戒。

  三、不再迷信西方经济理念  这场危机改变了人们的诸多观念。

美国层出不穷的金融创新令很多人眼花缭乱,无比羡慕。

就连引发这场危机的次级贷款也曾被视为金融创新之举。

然而,一场危机让人们意识到,所谓的金融创新,很大一部分无异于制造金融泡沫,只不过是华尔街用来圈钱的种种伎俩。

可以说,这场危机打破了对西方和美国经济理念和政策的迷信,也打破了西方在经济、金融等领域的优越感。 对很多国家和民众来说,美国和西方今后将不再只是学习的目标,还将是批判的对象。

  这种观念上的变化意味着,非西方国家将以更加独立的思想和更加平等的地位,与美国和西方进行各种交流。

  四、新兴经济体话语权增强  毋庸置疑,中国、印度等亚洲经济体正在快速成长,并不断扩大其在全球经济版图中的分量,为世界经济提供新的推动力。

或许可以说,这场危机在暴露美国经济实力的缺陷和局限性的同时,凸显了中国、印度等国日益增强的经济实力。 美国总统奥巴马14日在纽约重申其金融改革计划原则,并呼吁国会尽快批准该计划。

  在金融危机发生一周年之际,奥巴马来到位于纽约华尔街的联邦大厅,再次阐述金融监管改革的三项原则,即保护消费者、堵住金融系统和监管系统的漏洞、强化国际合作。

奥巴马表示,目前没有理由可以让人因为金融市场的稳定而自满,他还警告华尔街停止不负责任的冒险行为。 奥巴马呼吁国会在今年内批准其金融监管改革计划。 他还强调政府干预资本市场的必要性,但同时强调自己仍然是自由市场力量的坚定信仰者。   五、分散投资理论在危机期间失灵  首先,各国资本市场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联系得如此紧密。

经济全球化是当今世界经济中的最大特点,而经济全球化又必然导致贸易、投资和金融的全球化。

当美国市场开始下跌时,投资者把资金从其它资本市场撤回美国,从而引发多米诺骨牌似的下跌。

当投资者急需现金的时候,他们不计成本地抛售所有投资,包括股票、债券、商品和基金等,就连传统的避险天堂黄金在此次危机中也未能幸免。   其次,次贷产品上的分散投资是一种假象。

从房价的角度来看,次贷产品的分散投资是风险转移,而不是分散投资理论成立的基石风险分享,也就是说当一个投资品种(比如股票)下跌的时候,另外的投资品种却在上升(比如债券)。

因此,当美国房价出现全国性普降后,次贷产品的分散投资并没有减少风险,而是风险在不同的投资者之间转移。

  由于这场国际金融危机源于全球经济的核心国家(美国)和核心部门(金融业),是市场经济自发运行的结果,其负面影响将是非常深远而广泛的。

全球通货紧缩与通货膨胀风险。 受需求下降和流动性短缺的影响,2009年全球通货紧缩的风险加大。 尤其是发达国家陷入通货紧缩的可能性更大。 经济衰退阶段的流动性短缺是市场缺乏信心的结果。 短期内金融机构的惜贷倾向有可能会引发通货紧缩。

但是,我们认为中期内通货膨胀风险会加大。 为遏制金融危机,各国注入了大量流动性。

其中包括连续大幅降息,美国联邦基金利率已经降到接近零,欧洲中央银行也把利率降到了历史最低点;中央银行通过金融市场直接注入大量资金以缓解流动性短缺;政府发行债务以救助金融机构。 这些为将来的通货膨胀埋下了隐患。

一旦金融市场趋于稳定,流动性泛滥将会再次出现。

  鉴于金融业在这次危机中所受到的沉重打击,从金融管理体制到金融机构的组织结构、从金融工具到风险定价、从融资模式到金融机构的资产负债结构都将面临调整。 这种调整意味着金融业在一定时期内难以成为拉动经济进入新一轮繁荣周期的基础产业。

  为了弥补巨大的贸易赤字和预算赤字,美国必须创造出巨额的新的美元,通过美元其国际货币的特殊地位来弥补美国的巨额债务,而每年创造出来的巨额美元流向其他各国之后,又通过金融渠道最终流入到了美国的金融市场和房地产市场。

这使得美国的房市和金融股市近十年出现了不正常的疯狂增长。 而这样的泡沫式增长必然会出现破灭的时候。

在大家的预期和信心出现动摇的时候,整个增长链就如同崩塌的大厦一样一下子全部瘫痪,而这时侯也就出现了这次的金融危机了。

  参考文献:  [1]文学,郝君富.全球金融危机环境中我国国际投资战略分析[J].当代经济管理,2009,1(1).  [2]罗斯丹.国际资本流动传导机制研究基于对中国金融安全的影响[J].当代经济研究,2009(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