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首页 > 当代文学 > 文章
睢阳之战:守一城,存华夏
2019-06-10 / 来源:本站

睢阳之战:守一城,存华夏

  尹子琦是安禄山特别重视的爱将,至德二年(757)1月,他率13万大军前来攻打睢阳城,其中多是同罗、突厥,奚的劲旅,这些少数民族将领个个骁勇善战,剽悍无比。

睢阳太守许远派兵向张巡告急。

张巡部署好宁陵守卫,带领二千精兵杀进睢阳,与城父(今安徽亳州东南)令姚訚一起共6800人驻守睢阳。 敌众我寡,张巡激励将士们说,逆贼乃乌合之众,虽然很多,但不足畏惧,只要上下齐心,必能打退逆贼,且兵不在多在精,将不在勇在谋。

贼众寡谋,贼骄则无智,乌合之众少谋且犯上作乱,必败无疑。   尹子琦急于邀功,兵临城下,凶猛攻击,城上却毫无动静,待贼爬至梯中间时城上箭矢如雨,敌军慌忙撤退,亦死伤之众。 尹子琦反复多次攻城,张巡均身先士卒,从容不迫,指挥若定。 叛军死60余将,死伤2万余卒。

张巡肃清内部,斩杀奸细田秀荣,唐军士气高涨。

张巡将全城军队分区操练,让诸将灵活运用阵法而习兵,还重视内部团结协调和思想教育。

至德二载(757)2月,尹子琦增兵睢阳,张巡采取心理战术,打退叛军数次进攻,又用计射伤尹子琦。

叛军士气低落,巡不但擅长守城,也注重攻心,瓦解敌军。 史载:贼士攻城者,巡以逆顺说之,往往弃城来降,为巡死战,前后三百余人。

至德二载(757)7月,叛军增兵数万,尹子琦更加嚣张。 睢阳城的形势更加严峻,大敌压境,城内军粮紧缺,全城军民每日每人分米1勺,与树皮、茶、纸熟牛皮混合煮食。

将士们日渐消瘦,但士气不减。

分布睢阳附近唐军,个个观望,既不运粮补给物资,更不出兵相助。 尹子琦报仇心切,连连猛攻睢阳,城内将士饥病交加,急剧降至一千余人。

张巡只有守城,而无力出击。 叛军修造带轮云梯,上有一笼,装精兵200人与其上。 推至城边,准备跃墙攻城。 张巡急命人暗中将城墙凿穿三个洞,等敌人云梯推进,即出一带铁钩的大木,将云梯钩住使其不能退,再出一木顶住云梯,使其不能放,敌人进退不得时,再出一木。

木末端置一铁笼,内装燃烧的易燃之物,将敌云梯烧断,梯上之兵尽被烧死。 睢阳城上有观察敌情的暗哨,敌每攻城必吃大亏。

尹子琦命人造钩车,顶设铁钩,暗哨被毁。 张巡命人在大木顶端扎上铁链、铁环,套住钩车车头,挂入城内,截去铁钩。

巡又破尹子琦的蹬道。

尹子琦机关算尽,损兵折将,终无机可乘。

当睢阳告急时,附近的几支军队,或畏惧叛军气焰,或忌张巡、许远威名,均不出师援救。 张巡派南霁云南八去借兵,他只从宁陵借到3000人,入城内时死伤过半。

叛军知晓守军外援绝,围益急。

  当睢阳粮尽时,将士曾提议弃城东奔,得粮食后,与敌军决一死战,张巡、许远认为,睢阳是豫东门户,中州锁钥,江淮屏障,河洛襟喉,叛军据而有之,必将战火引向江南,大唐便失去粮饷供应。 更何况城中将士被饥病、战争折磨得无力逃奔,不如坚守孤城,以待朝廷援军的到来。 相持到10月初,城中完全绝粮,连树皮、茶纸也吃光了,将士就杀马而食,战马杀光了,就罗雀掘鼠而食。 尹子琦带领叛军最终将西南城门捣破进城,张巡等人被俘。 尹子琦几次劝降张巡,得到的都是连连痛骂,吾欲气吞逆贼,顾力屈耳。

张巡、许远、南霁云等36人不屈而死。

睢阳城破三日后,唐朝廷新任命的河南节度使张镐率军赶到,大败叛军,重新夺回睢阳。

  睢阳之战,张巡从757年1月开始,到757年10月陷落,苦撑十个月,屏障了江淮半壁江山,是抗击、牵制安禄山叛军的著名城市攻坚战。 当时,朝廷仅剩长江、淮河流域的赋税支撑着,睢阳位于大运河的汴河河段中部,是江淮流域的重镇,如果失守,运河阻塞,后果不堪设想。 尹子奇为报屡败损目之仇,使安庆绪前后大兵几十万人被张巡所牵制。 睢阳坚守10月之久,在此其间朝廷不断地得到江淮财赋的接济,已完成了恢复、准备到反攻的过程,前一个月已收复西京长安,在睢阳陷落后10天又收复了东京洛阳,叛军再也无力南下。

唐朝天下得以保全,全仗睢阳坚守。

  文学家韩愈曾在《张中丞传后叙》一文中评价此次战役:守一城,捍天下,以千百就尽之卒,战百万日滋之师,蔽遮江淮,沮遏其势。 天下之不亡,其谁之功也  睢阳之战保住了江南,保住了大唐,使得中华文明的火种在强盗的铁蹄下幸存了下来。   天下不亡,其功不可灭!中华男儿,悲哉!壮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