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首页 > 当代文学 > 文章
第1598章 突变基因体末世异形主宰最新章节
2019-07-06 / 来源:本站

第1598章 突变基因体末世异形主宰最新章节

桌上的箱子,它的外形跟地球人理解中的玻璃箱是一样的。 透明,纤薄。

但是,采用了特殊材料的“玻璃箱”,只有一毫米纤薄的它却是拥有强悍的强度。

在透明的箱子内,一个古怪的生物正在上演着让人瞠目结舌的奇迹。 大约比一元硬币大不了多少,它不像是一个生物,倒更像是投影仪播放的奇异的景象画面。

圆滚滚的身躯,伴随着粘湿的表皮波浪似的涌动间,前一秒还跟一条鱼似的生物,瞬眼间充数成了一个四肢五官难以区分的甲壳虫。

黝黑的甲壳在灯光下闪烁着流光,才刚刚变成了甲壳虫的它,随着坚硬的甲壳突然柔软下来,在它的下半身延伸出数根细长的触手后,却又变成了一个小章鱼的形态。

挥动的触手互相缠绕在一起,很快,这些触手越伸越长,最后它的身躯也像是面条一样被无形的手拉长,转瞬又成了一条没头没尾的细蛇。

很快,当它的身躯越来越长时,抽搐的身躯在剧烈地震颤中缠成一团,而后就如同有一只“上帝之手”在揉捏一样,它又变成了一只鸟类生物。 无时不刻,它都在变幻着自己的体型模样。 无论云海和云月能够想象或者不能想象的生物,不停地出现在他们眼前。 而这样的变化,已经持续了很长时间了。

只要他们向“实验箱”内释放刺激性气体唤醒它,可以说它的“变形”就会一直持续,甚至永远都不会结束。 “伽诺已经主宰了,并不是它想做这些看起来无用的变形。 ”“它的基因就像是一个被随机编写的程序,在程序运行后,谁也不能保证下一秒程序会运行计算出什么结果。 ”“它的基因就是这样,无时不刻都在发生变化。

”“所以这个基因突变体的称呼,确实很适合它。 ”云海津津有味地看着,同时说道。 他感觉盯着它就像是盯着无数生数的进化演变史,只不过几乎所有生物的进化演变史都用去了几十几百万年甚至更久,而它却能在瞬间完成。 “我还是搞不清楚,为什么你对它这么有兴趣?”云海看的有意思,云月却有些看腻了,无精打采地说道。

“伽诺在它硬件载体的资料库中,找到了跟这个特殊生命体有关的信息。 ”“按照那段信息的表述,这个生物在萨尔那加族对异虫刺族的改造过程中,起了相当重要的作用。

”云海想了想,还是决定实话实说。

果不其然,他这句话一说,云月登时来了精神。

原本离“实验箱”有些远的她,整个身躯都直接凑了过来,甚至不在意自己浑圆的胸部在箱体的挤压下变形了。

不可避免地捕捉到了这一幕,云海马上转移了视线。 他压抑的骚动,又开始蠢蠢欲动起来。

确切的说,人形化的云月对现在的云海魅惑指数是十。 当云月变身成母皇时,她身上散发出的气息对云海的魅惑指数就是满分一百。

连母皇化的云月,云海都能抵挡住,更不用说人形状态的她了。

“刚才你也说过,基因突变性是无法控制的。

”“所以,你自己心里要有数,绝对不要尝试融合它的突变基因。

”很清楚云月心里打起了什么算盘,云海沉着脸厉声警告道。 小鸡吃米似的猛点头,云月连忙解释道:“好奇,我只是好奇,肯定不会那么做的。

”好不容易摆平了自己偷偷跑出来的麻烦,云月就是再叛逆也不敢再忤逆云海。

以她对云海的了解,一次两次犯事不要紧,如果连续无视他的警告继续犯事的话,那就是原则上的错误了。 “我一直在研究它的突变基因,所以趁这次旅途遥远,顺便带了一只过来。 ”“只是,这么长时间下来,我越研究越是困惑、茫然。 ”“它的突变基因根本就是无迹可寻,而且没有任何规律可言。

”“它的基因结构完全就是一个混乱无序的自转的万花筒,谁也无法确定下一秒会是什么形状。

”“就像我们现在看到的,它的形态无时不刻都在变化着。

”“即便是这样的变化中偶尔出现一些相同的形状,相信我,那也不是完全相同的,其它还有着本质上的区别。

”“我不明白,萨尔那加族为什么要在虫族基因中加上它的基因,而原始异虫又是怎么控制这种突变基因的。

”“又或者说,这种生物的突变基因有什么意义?它们在虫族进化的道路上,起到了什么样的作用?”云海的注意力放在箱子内部的“基因突变体”身上,迷惑不解地喃喃说道。 “如果你的基因分析能力,包括伽诺都无法通过实验确定结果的话,那么我们只有一种办法了。

”“你汲取和复制它的突变基因,而后植入到其它生命体当中,看看会发生了什么变化不就知道了吗?”云月抬起头,俏丽的小脸快要蹭上云海的下巴上了。

心中一热,云海不着痕迹地移开了自己的脑袋。 以前他们这样的接触很多,无论云海或者云月都没有过任何异样的感觉。 但是,这样的接触每次都能让云海的内心产生骚动,这让他很是尴尬。 “当你在血海底部沉睡时,我们已经这样做过了。

”“火虫、甲刃兽和其它一些我们正在批量制造的异形宿主,在它们被植入这些突变基因后,无一例外都是基因崩溃死亡了。 ”“刺虫在被植入突变基因后,在第一次不知是不是可控的形体变化还没完成时,就基因崩溃变成了一摊肉泥。

”云海才说到这里,云月的眼睛就瞪大了。

“你们是不是哪里搞错了?刺虫一族也是原始异虫进化出来的。 ”“既然你们确定了这个基因突变体是萨尔那加族用来改造原始异虫的,那么刺虫为什么还会基因崩溃?”她吃惊地问道。 摇了摇头,云海苦笑说道:“伽诺说它信息库中的资料绝对不会错,那么就错在我们的实验过程了。 ”“另外还有一点,异虫刺族只是由最初的原始异虫进化来的,而在它们之后,萨尔那加族在做了更多的工作之后,虫族才诞生了出来。 ”“所以,异虫刺族是异虫刺族,虫族是虫族。

”“我这么说,你能理解吧?”只他这么解释,云月点了点头示意自己明白。

“那么异形呢?也是一样的结果?”云月马上又问道。 云海露出一脸苦笑,说道:“异形更夸张,在突变基因植入它体内的过程中,就直接基因崩溃死亡了。 ”“这么说,这玩意根本就没用。

”云月马上兴趣索然了,直起身躯说道。 “话是这么说,只是我总感觉,这种基因突变体不简单,也很重要。 ”“只是,它们的重要性到底体现在哪里,我又说不上来。 ”说着,困惑的表情又出现在了云海的脸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