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首页 > 当代文学 > 文章
第353章 见血了少年医仙最新章节
2019-07-11 / 来源:本站

第353章 见血了少年医仙最新章节

在秦朗看来,今天晚上发生的事情可真是够操蛋的,马真勇也不知道对叶家干了什么事情,搞得叶家的人似乎不惜一切代价要取他的命。 先是出动特种部队的精英,现在更是连武装直升机都出动了。 当然,以叶家在平川省军方的强大影响力,派遣几个特种兵、调动几辆武装直升机,其实也不算什么难事,只是秦朗不理解,叶家的人搞出这么大的动静,究竟为了什么?准确的说,马真勇究竟是查到了什么东西,能够让叶家的人如此紧张。 没错,就是紧张。

叶家的反应在秦朗看来就是紧张,因为以叶家今时今日在平川省的地位和强大势力,即便是马真勇真的掌握了什么证据,也不可能真正撼动叶家在平川省的霸主地位。 比如,在秦朗看来,即便是马真勇查到了溃坝的事情和叶家有些关联,到时候最好的结果也就是让叶家的几个人丢官、关押。

对于叶家整个家族来说,虽然有些影响,但并不至于无法承受。 所以,秦朗不明白叶家的人在紧张什么。 叶家的人急于对付洛海川,急于对付马真勇,似乎都显露出了他们的紧张。

而且,即便是现在,马真勇也没有对秦朗说过他究竟查到了什么事情,他之所以这么做,并非是信不过秦朗,而是因为他是军人,他知道有些东西是需要保密的。

而马真勇如此保密的信息,自然也是非同小可了!啪!啪!啪!啪!啪!啪!啪!就在秦朗疑惑的时候,头顶上方一道强烈的光线照射而下,潜藏在树林草丛中的秦朗或者马真勇的身形可能被发现了,所以飞机上面的机枪立即疯狂地扫射,现代化枪械在这时候显露出了它威猛的一面,不过顷刻之间,树林当中无数的树枝、树干被机枪子弹绞断,就连许多松软的山石都被子弹给轰开了。 在密集的火力网扫射之下,秦朗和马真勇的潜藏已经没有了意义,两人如同受了惊吓的兔子,被强大的火力逼得飞快逃窜。

噗!噗!在秦朗快要逃窜到一块岩石后面的时候,他感觉到大腿上面一阵剧痛,因为处于高速奔跑的状态,腿部受伤导致身体失去了平衡,秦朗如同葫芦瓜一样滚了出去,不过他的反应也相当了得,虽然受了枪伤,却愣是在火力网淹没他之前滚到了那块巨大的岩石后面。 砰!砰!砰!砰!砰!子弹如同狂暴的雨点激射在岩石上面,不过这块岩石实在太庞大了,即便是机枪子弹也无法撕裂它。 马真勇也成功地藏到了岩石后面,喘着粗气向秦朗说道:“你中招了?”“废话!”秦朗哼了一声,脱掉了外面的长裤,然后从腰间的万毒囊中取出了毒宗秘制的金疮药,然后将其抹在了伤口上面。

直升机的机枪子弹威力自然很大,穿透力也十分强,所以弹头没有留在秦朗的身体里面,只不过被子弹射穿的伤口很大,看起来就像是两个肉窟窿,这样的伤势原本足以让秦朗的行动力大受影响,但是毒宗秘制的金疮药效果自然非同一般,当这金疮药抹在了伤口上之后,伤口的血很快就止住了。 “我草!你身上的好东西还真不少啊!这是什么药,比我们军队用的创伤药效果好十倍都不止啊!对了,给我伤口也抹一点,我也受伤了。

”马真勇说道,他受伤的地方在屁股上面,幸运的是子弹只是从他屁股上面擦过去的,而不是穿过他的屁股,要不然马真勇这一次直接被直升机机枪给爆菊了。 然后不幸的是,这一颗子弹直接刮掉了他屁股上面的一块肉,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重新长起来。 秦朗飞快地给马真勇抹了药,然后说道:“我草!想不到这帮家伙这么狠,幸好这直升机上面没有飞弹之类的,要不然我们刚才死定了——应该不会有飞弹吧?”“不可能。

”马真勇打消了秦朗的担心,“这里虽然偏僻,但是距离市区不远,只是使用枪械的话,完全可以封锁消息,但如果使用飞弹的话,那消息可就封锁不住了。 ”“那就好。 ”秦朗如释重负。

虽然头顶上方的直升机有些麻烦,但只要这直升机没有挂飞弹之类的,秦朗就觉得仍然还有逃命机会。

没错,直升机的火力是非常强,不过精准性稍差,而且又是晚上,并且青云山地势复杂,有不少的天然掩体,所以秦朗认为逃命的机会还是有的。

“那就好?”马真勇像是看怪物一样看着秦朗,“我们现在可是困兽犹斗,人家却是瓮中捉鳖,你居然说‘那就好’,我实在看不出究竟好在什么地方。 你呢,基本上是手无寸铁,而我呢,也只有一支手枪、一支自动步枪,而且我们不可能有援兵,头顶上方还有一架直升机,你居然说什么‘那就好’?”“我基本上是手无寸铁,不过你不要忘记了,是我救你出来的。

”马真勇一愣,觉得秦朗这话也不无道理,不过旋即他又说:“不过,你差一点被地雷杂炸飞,差一点被机枪打成残废!所以,我们的情况可是一点都不好!不过,在这种情况下,我认为你突围的可能性应该会更大一点,所以我决定掩护你离开,他们的首要目标是我,我死不足惜,只要你把我收集到的证据带出去就行!”“等等——我不想听你交代后事!”秦朗打断了马真勇的话,尽管他心头对马真勇查到的东西非常好奇,但是他不想在这个时候、这种情况下听马真勇交代后事,因为他经常在电影中见到这样的情况,一旦马真勇完成了“同志间的托付”之后,那就意味着他下了必死的决心,那么结果往往也只有一个——必死!秦朗却不想马真勇就这么死在这里,他也不想自己就这么死在这里。 “这不是交代后事,这是大局为重——”“屁的大局!”秦朗再度打断了马真勇的话,“你只要听我的,我们两个人都有希望活着离开这里!”nnsp;(网网.)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