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首页 > 当代文学 > 文章
欧阳修《长相思》全诗赏析
2019-07-09 / 来源:本站

欧阳修《长相思》全诗赏析

苹满溪柳绕堤相送行人溪水西回时陇月低烟霏霏风凄凄重倚朱门听马嘶寒鸥相对飞作品赏析【注释】:又作作这是一首意境凄迷朦胧的送别词。 全词以景语结情,熔情入景。 词中选取满溪之蘋绕堤之柳、低垂之月、霏霏之烟、凄凄之风、寂寒之鸥等景象,营造出一个朦胧的境界,有效地渲染、烘托出送者凄迷的心境。

作者高超的艺术技巧,使得本词获得了独特的艺术魅力,在送别词中别具一格。

起首一句,写送行途中所见景象。

“蘋满溪。

柳绕堤。

”青蘋满溪,其含意无异于芳草萋萋,亦是关别情。

垂柳绕堤,则暗示沿曲曲溪柳送行之远。 熔情入景,寓事于景,意蕴包孕很丰富,语言却极简练,只六个字。 “相送行人溪水西”承上,点明送行之事,也点明全词的词旨。

千里送行,终有一别,“溪水西”就是送者不得不止、行人终于别去之处。 无限凄惘,见于言外,因为水西一别,行人已经渐行渐远,则送者不得不返。 歇拍即写送者归来所见景象:“回时陇月低。

”陇月即山月,山月低垂,则天将拂晓。

可见,送行之时是在拂晓之前。 古人远行,多启程于黎明之前甚至夜半时分。 “回时”二字,写送者沿送行原路折回。

方才顺此路送行,此时逆此路返回,却是孤身一人,唯有低垂之陇月,照见形单影只而已。

“陇月低”三字,妙在景物之特征与情感之特征相似。 此句陇月之低垂,与送者心情之低沉,特征完全相同;低垂的陇月,正象征着低沉的心情。

上片描写送别情境,下片则转写别后情境。 过片两句,纯为景语,写的是:拂晓之后,山水原野,烟霭霏霏笼罩,寒风凄凄交加。 而送者的心灵,同样笼罩在凄迷怅惘之中,这景语又正象喻着心情。

这两句不但有景象吻合心情之妙,而且有声情吻合词情之妙。

这两句共六字,字字皆阴平,构成凄凉之调,读来愈觉其凄楚。 “重倚朱门听马嘶”写:送者已回到家门,可是仍不能平静,因为家门反而触动了伤心怀抱,所以送者转过身来,背靠朱门,面向远方,重新举目眺望行人所去的方向,可是,只听得路上过往的马嘶声,再也不见那人的影子,声声马嘶想必紧揪着送者的心。

结句“寒鸥相对飞”将凄迷的词情推到极致:此时,天地间唯有那霏霏晓烟中飞来飞去的寒鸥,与孤独的送者相对。 人鸥相对,只是一片静默而已;这静默之中,包含着无限的悲哀。 此句还含蓄地点出送者为女性,行人为男性。 温庭筠《河传》词云:“若耶溪,溪水西,柳堤,不闻郎马嘶”,可与此词参看。 抒情主人公送行归家,闻路上马嘶声,犹倚门倾耳而听。

一个“听”字,写出其心动神驰之状,而一个“重”字,则其念兹在兹之情亦可想。

骑马去者必为情郎,则“倚朱门”者自是怨女。 对此作者偏不于明处交代,只从“听马嘶”一幕曲折透出。

此词的一个显著特色是词调声情与词情妙合无间。

全词用平声,其音低抑,如诉如泣,而且句句押韵,韵脚既极密,声情便紧促。

特别是过片二句,全用阴平声,尤见低抑。

低抑的韵脚、字声与急密的韵位构成一部声情悱恻的凄调,与词情表里一致,相得益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