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首页 > 当代文学 > 文章
“幽州学”研究取得新进展 感受到的英文
2019-07-07 / 来源:本站

“幽州学”研究取得新进展 感受到的英文

内容摘要:关键词:作者简介:  中国社会科学网讯(记者张娓)幽州地区是隋唐两京(长安、洛阳)与东北地区人员往来和物资交换的重要通道。 学界认为,“幽州学”研究是一种长时段的研究,上溯魏晋,中经隋唐五代,下至辽金,内涵丰富,意义重大。

近几年,“幽州学”研究也越来越受到学界的重视。 近日,北京师范大学历史学院中国古代史研究中心主办的“守正与创新:幽州学研究的新进展”学术研讨会上,学者就幽州学研究的新进展展开研讨。

  在河北省曲阳县城南西羊平村西北的少容山中,曾建有名刹八会寺。

日本明治大学教授气贺泽保规在论述这一山名及地点时分析称,6世纪中叶,以东魏、北齐时代的邺都为中心,华北东部各地盛行刻凿佛教石经。 隋开皇九年(589年)所刻凿的宝山灵泉寺大住圣窟石经即是一座划时代的里程碑。 他认为,曲阳黄山八会寺遗址保存的仅边长3米左右的不规则立方体石块,亦即“隋刻经龛”,历史位置应处于灵裕的大住圣窟和静琬大师创刻的房山石经之间,在北朝刻经向隋唐刻经的过渡中扮演着承前启后的角色。   关于再版《房山石经题记汇编》研究的进展情况,北京石刻艺术博物馆研究馆员吴梦麟提出了自己的几点思考。

她表示,房山石经是罕见于世的石刻大藏经,始刻于唐初,全盛于盛唐,唐宋五代时中断,但至辽金时又转盛,元明时只有少量补刻,前后历时千年,共15000余石,拓片每份30000多张(共拓7份),具有重要的史料价值与文学价值。

《房山石经题记汇编》初版于1987年完成,时至今日,又有一些新的重要发现可增补新材料。

一些重要题记有:五洞内题记、洞旁“定城杨杰题记”、金仙公主塔内“开元廿年”墨书、新发现《佛本行集经》拓片、北塔下“罗汉中童”题刻等。 对房山石经题记的重新汇编将突出洞窟储存的特点,将不可移动的洞窟与刻石紧密结合,反映千年洞窟储存的特点,还原其保存佛教经典的宏伟意愿,特别是将有关政治、经济、社会生活等诸多方面的材料梳理清楚。

同时,刊布和缀合一些新材料等,让读者有耳目一新的感觉。

  关于幽州学研究方法的新拓展,南开大学历史学院教授夏炎认为,“幽州学”是继“长安学”与“洛阳学”之后又一个以区域研究为核心的学术团队。

我们应对“幽州学”的定位进行重新思考,“幽州学”首先是一部以北京为核心,包括河北北部、辽宁省部分区域的区域史研究,同时又与地方史相异。

所以,既要研究其自身学科特色,又要考虑其包括考古学、书法艺术、思想文化等领域的综合交叉性。 未来应吸纳其他领域的学者,拓展研究视角,共同推动幽州学研究。

北京师范大学历史学院教授赵贞认为,随着“幽州学”研究范围与研究对象的不断拓展,“幽州学”的研究首先要有一定的资料作为依托,如房山石经的整理研究及一些重要题记的发现等资料研究及汇编,对推进“幽州学”研究有重要意义。

结合考古学科等其他学科研究理论及方法,不断搜集新资料,创新传统研究方法,推进“幽州学”的研究,还原幽州地区历史原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