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首页 > 当代文学 > 文章
七百八十章 进言大明文魁最新章节
2019-07-12 / 来源:本站

七百八十章 进言大明文魁最新章节

待天子问出这一句时,林延潮有几分不知如何开口。

好比诸葛孔明,当初刘备三顾茅庐,请诸葛亮出山辅佐。 这是君主对臣下礼贤下士。

这比起当今读书人,削尖了脑袋考公务员而不得,诸葛亮当然是真偶像。 若是反过来,诸葛亮去三顾刘备,那么如此历史上,诸葛亮的形象就要掉分了。 这谁先‘顾’谁,很关键。 面对天子之问。 林延潮断然矢口否认道:“回禀陛下,此事草民实在不知。

”张鲸在旁道:“大胆林延潮,天子面前不可撒谎,否则就是欺君之罪!”天子目光微眯,张鲸这话说得好。

欺君之罪,论罪当杀!林延潮微微抬眼却见申时行却从容自定地抚须。

林延潮与申时行师生数年,猜想以申时行之能,绝不会将自己暗中求官之事泄露给天子。 所以林延潮向天子道:“启禀陛下,草民就算有天大的胆子,也不敢欺君。

草民愿即刻出宫,回侯官老家,耕田读书。 陛下,请允草民告辞。

”“慢着。 ”天子欲言又止,不由狐疑莫非真只是申时行一己之言,而并非是林延潮所请。 随即天子看向申时行问道:“申先生,林延潮说他不知,那你为何又给朕上密揭让他放一亲民官呢?”申时行道:“回禀陛下,林延潮身为御前讲官,却行言官之事,越职上奏,此乃其罪矣。

”天子听申时行之言,霁颜道:“申先生所言正是。 ”“不过臣以为林延潮乃陛下钦点,继商文毅公后又一三元之才。 若是削籍为民,于其才而言实是太可惜。

但是林延潮之过错,又不可不罚。

臣以为与其将他弃用,不如将他贬出京去。 以翰林任一亲民官,清流降为浊流,既可作为惩戒,又不辜负了陛下举才惜才之美意,此乃两全其美。 ”以翰林任亲民官,也是惩罚,但比削籍却是好了一筹。

天子闻言不置可否,而是看林延潮神色如何。

但见林延潮却是神色如常。 天子忍不住向申时行问道:“若降亲民官,当作几品?”申时行道:“参较袁成望,臣以为可贬林延潮为县丞。

天子闻言道:“以翰林为县丞,那可是屈才了。 ”天子看向林延潮问道:“林延潮,让你任县丞如何?”林延潮垂首道:“草民之荣华富贵皆陛下所赐,非陛下钦点,草民如何能中状元,点翰林。 亲民官县丞,也是陛下之恩典,草民怎敢挑剔。

”听了林延潮之言,天子不由满意心想,林三元终于服软了。 这时林延潮却接着道:“只要陛下不让草民就当初上谏之事,自食其言。

草民愿为国家社稷,鞠躬尽瘁死而后已。 ”此言一出,亭子中倏然一静。

唯独池旁鱼儿,仍是扑腾着尾巴,一个个仰着,等着天子投饵。 此刻天子却将饵料尽数掷在地上。 “林延潮,你到现在还觉得当初上谏之事,是对的吗?”天子之言,可知震怒。 亭子四周太监与宫女皆是吓得跪在地上。

这是天子之怒,伏尸百万,流血千里。 饶是张鲸,申时行二人,也是额上冒汗。 张鲸在旁道:“林延潮,这里是天子御前,不是诏狱之中。

圣驾之前,还敢顶撞,不要性命了吗,还不快向陛下认错?”张鲸出言,但申时行却是一言不发。

林延潮的背后也是被汗水浸透了,袖子里的双手握紧,口中的牙咬得紧紧的。

半响后林延潮肃容道:“陛下十年理政,天下治隆唐宋,远迈汉唐。 ”“但草民以为陛下之英明神武虽远胜唐宗宋祖,仍略逊于尧舜,民以此耻之。

民请陛下愿广开言路,以辩邪正;善纳忠言,内防己过。

如此草民死而无憾!”说完林延潮叩首。 这时突刮起了风,吹皱了太掖池上的水波。 侍驾一旁的太监见状立即取了厚氅,往天子身上披上。

而这时太监却见得天子嘴唇微微嗡动,眼眶微红。 天子看着林延潮,缓缓道:“自朕亲政后,还没人在御前,胆敢对朕如此说话。 朕知道你是忠臣,心底有天下,有百姓,也有江山社稷。

”“你与朕同龄,你儿子与皇长子也是同日而诞,你之才华朕赏识,那句苟利社稷,死生以之,朕一直记在心底。 你我名为君臣,但私下朕却将你视作知交,可是你可有将朕当作知交来看?”“你为官这三年,朕自问待你不薄,但你为了天下百姓,你们读书人心底的公义正道,你将朕之君恩放在了何处?”林延潮闻言道:“陛下君恩,草民当粉身碎骨报之。

”天子点点头,长长出了口气道:“你的话,朕记下了。 ”顿了顿天子道:“昨日河南巡抚杨一魁上万民书,替河南官员百姓谢朕救赈之恩。

朕很高兴,想起你当初上谏,故而这也是你的功劳。

故而朕当时已是草拟圣旨,准备让你去南京任尚宝司丞。

”尚宝司,乃掌管天子的宝玺、符牌、印章。 但这是在京师的尚宝司,而南京尚宝司就有名无实。 南京尚宝司的官员只干一件事,那就是收租。 如何收租?尚宝司的官员将尚宝司衙署出租给商人,用以补贴官俸。

不过尚宝司丞却是正六品,因是闲职,也算作清流之列。

虽不如翰林,宫坊,但利于转迁。

而且在大多数人眼底,尚宝司丞比八品县丞要好不知多少。 只是这对于林延潮而言,却并非他所愿。 接着天子又道:“但接到申先生密揭,让你任亲民官后,朕却改了主意。 ”林延潮闻言知道天子看来是有重任要交给他。 但见天子向申时行问道:“对于河南道御史吕毓昌之死,巡抚,布政司,按察司,知府都是怎么说的?”申时行道:“他们在给朝廷的呈文上,都说此是吕毓昌自杀,没有异议。 ”天子点了点头道:“这河南道御史吕毓昌,在河南视察赈粮之时,突于公署中自缢而死。 但就在今晨,朕接到密报,说吕毓昌乃为人所害!”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