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首页 > 当代文学 > 文章
第九百零二回 可怕的预感沧狼行最新章节
2019-07-07 / 来源:本站

第九百零二回 可怕的预感沧狼行最新章节

感谢书友书友111214231840250,中国黑龙的月票支持。 欢迎各位书友来天道的书友群和贴吧里讨论剧情,本书书友群号219263410。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钱广来叹了口气,没有直接应对,却说道:“如果真的如你所想,这个宗主就是嘉靖皇帝,你打算怎么办?”李沧行的眼中冷芒一闪:“别说他是皇帝,就算他是玉皇大帝,我也非要找他报仇不可!若他真的身为天子,却毫无爱民之心,如此草芥人命,乱杀无辜,那这个天下,不能交给此人来坐。 ”钱广来的眼中神光一闪:“你想取而代之?”李沧行沉吟了一下,摇了摇头:“不,我不是朱明宗室,若是取而代之,那天下人就不会以为我是除暴安良,而会以为我只不过是个想自立为君的野心家,我不想天下人这样看我,若我真的找这皇帝报了仇,大仇得报之后,我也会隐退江湖,不问世事。

”钱广来突然笑了起来:“沧行,你老实说,你建立黑龙会,控制东南的海外贸易,经营如此庞大的势力,只怕也不止是为了一个严世藩吧,是不是你早早地就有了这方面的考虑?”李沧行一动不动地看着钱广来的双眼,反问道:“这个问题重要吗?胖子,你今天为何如此奇怪,要问这些事情?”钱广来缓缓地摇了摇头,正色道:“这当然重要,你既然想要我接管黑龙会。 那我自然要弄明白你最后的态度,如果皇帝真要杀到你头上了,你是想要放手一搏,还是扔下我们全帮派的兄弟,自己一走了之?”李沧行咬了咬牙。 沉声道:“我不是坐以待毙的人,如果皇帝真的是宗主,又要对我下手的话,那没有说的,一定要诛除暴君才是。

”钱广来的双眼炯炯有神,神光暴射:“就算你诛除之后了呢?皇帝给你杀了。

那以后谁来当皇帝?你一个人不可能杀得了皇帝,除非是我们这些人跟着你造反,且不说有多大的成功可能,就算我们造反成功了,杀掉皇帝。 那最后你不坐这个天下,谁又能来坐?总不可能大家陪着你谋反成功了,最后你拍拍屁股一走了之,再上来一个朱明的王爷当皇帝,我们这些乱臣贼子们怎么办?”李沧行心中一直纠结此事,到现在也没有想出一个太好的办法,只能长叹一声:“难道这种事情,最后真的只有我去做这个皇帝才行吗?”钱广来认真地点了点头:“沧行。

如果你只是要打倒严世藩,那么你随时可以抽身而退,可要是你的敌人是皇帝的话。 那就不是你报了仇后想走就能走了,也别想着自己打倒了皇帝后,让一个新的朱明王爷上台,就能解决这一切的事情,没有任何一个皇帝,会容忍杀了前任皇帝的势力继续存在。

到头来你若是走了,扔下跟你一起起兵的我们。

等着给人灭族吗?”李沧行闭上了眼睛,深吸一口气。 这一刻,他终于作出了一个决定,钱广来说得句句在理,逃避和退让不是办法,归根到底,自己还是要勇敢面对的。 他睁开了眼睛,看着钱广来,沉声道:“钱兄,我告诉你一件事情,这件事情除了少数的几个人以外,我没有告诉过任何人,今天我告诉你,希望你能为我保守秘密。 ”钱广来的表情变得异常严肃,他点了点头:“你说吧,出得你口,入得我耳,烂在我心。

就算是对我师父,我也不会提一个字的。 ”李沧行缓缓地开口,把自己是正德皇帝与蒙古公主遗腹子之事说了出来,尽管他已经多次和人提起过此事,但是一想到自己母亲的死,仍然是心中悲痛万分,热泪盈眶,而钱广来也是听得动容不已,眉头紧皱。 等到李沧行把整个故事说完之后,钱广来才长出一口气,说道:“我一直奇怪,你为何能驾驭这个传说中只有身具龙血之人才能操纵的斩龙刀,想不到你居然是正德皇帝的遗腹子,又身兼蒙古大汗的血统,怪不得可以让斩龙刀这样的上古神兵为你所用。

如此一来,事情就好办多了,你既然有这个朱明宗室的身份,那么就是起兵夺位,也不会缺少人跟随的。

”李沧行摇了摇头,正色道:“此事必须要有前提条件,那就是皇帝本人就是宗主,或者是他站在宗主这一边,要对我们赶尽杀绝,若不是这样的话,我是不会起兵反抗的。 ”钱广来的眉头一皱:“沧行,何必这样迂腐,你既然有这宗室身份,那么夺这天下是顺其自然的事情,这皇位本来就应该是你的,嘉靖也绝不是什么明君,要不然也不会纵容严党这么多年,祸害天下,你只要肯学当年的朱棣那样起兵,想必一定会天下云集响应的。 ”李沧行还是坚定地摇了摇头,说道:“胖子,兵凶战危,如果是为了自己的野心造反,只会把天下的百姓都卷入其中,到时候生灵涂炭,只为了我自己当皇帝,又于心何忍啊!所以我只有在前面说的两种情况下,才会考虑此事。

”钱广来的嘴角勾了勾,看得出他有些略微的失望,他换了个话题:“我听说以前巫山派的寨主林凤仙,曾经从皇宫大内,偷出了曾经助成祖皇帝朱棣起兵靖难成功的太祖锦囊,如果你真的有夺取天下的想法,那么这个锦囊,对你就是至关重要,不知道你有没有从屈彩凤那里问过此事?”李沧行的嘴角勾了勾,他不太喜欢别人主动问起太祖锦囊的事情,哪怕是钱广来,尽管他很清楚,胖子是为了自己好。

他摇了摇头,说道:“巫山派为了这个太祖锦囊而遭遇了灭派之祸,此事是我和彩凤之间的一个禁忌,我是从没有主动问过她的。 ”“再说了,我从来不相信这个死了一百多年的开国皇帝留下的锦囊,能真的起到改朝换代的作用,洪武皇帝亲自扶上皇位的建文帝却被拿了这个什么锦囊的朱棣所推翻,这不正说明了夺取天下靠的不是什么太祖遗命,而是兵马权谋,人心所向吗?所以我宁可组建黑龙会,建立自己的实力,也不会把反抗暴君的希望,寄托在什么太祖锦囊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