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首页 > 当代文学 > 文章
仓央嘉措诗集,仓央嘉措情歌,仓央嘉措情诗
2019-07-09 / 来源:本站

仓央嘉措诗集,仓央嘉措情歌,仓央嘉措情诗

于贞志译六世达赖仓央嘉措生于康熙二十二年,十四岁时剃度入布达拉宫为黄教领袖,十年后为西藏政教斗争殃及,被清廷废黜,解送北上,道经青海今纳木措湖时中夜循去,不知所终。 仓央嘉措乡居山南错那,属门巴族。

该地抑制黄教,盛崇红教,且生殖崇拜盛行,凡此种种,皆与日后他在拉萨狂荡艳事有所渊源。 传闻仓央嘉措日间为活佛,夜则四出猎艳,且诉之篇,两百年来广为高原各族传唱。 已卯九月,予旅居川西,积日译得仓央嘉措六十余首,大率以七绝样式出之。 原诗情韵颇似民歌,淳朴率真,多用比兴,转为绝句,貌似风雅,然其味减却大半矣。 东山崔嵬不可登,绝顶高天明月生,红颜又惹相思苦,此心独忆是卿卿。

愿与卿结百年好,不惜金屋备藏娇。

一似碧渊水晶宫,储得珍稀与奇宝。 西风吹谢花成泥,蜂蝶每向香尘泣。

情犹未了缘已尽,笺前莫赋断肠诗。

欲题新词寄娇娘,风吹雨蚀半微茫。

我有相思千般意,百磨不灭铭肝肠。 锦葵原自恋金蜂,谁供花颜奉神灵欲舞轻翼入殿里,偷向坛前伴卿卿。

入山投谒得道僧,求教上师说因明。

争奈相思无拘检,意马心猿到卿卿。 竟日冥思绝妙相,碧落黄泉两茫茫。

奈何红颜一时现,不需枯坐与焚香。

暗香袭处佩环鸣,美眸善睐未分明。

临去莞尔还一笑,忽与余兮两目成。

欲倚绿窗伴卿卿,颇悔今生误道行。

有心持钵丛林去,又负美人一片情。

掌上明珠价几何,无心未曾思量着。 一朝归携他人袖,那时伤情泪痕多。 洞房一夜照花烛,卿卿嫁作他人妇。

相思如狂心如灰,为情憔悴向谁诉?侯门一入似海深,欲讯卿卿问鬼神。

此情惘然逝如梦,镜花水月原非真。

明眸皓齿艳无双,比拟圆月两相仿。

惆怅婵娟多寂寞,欢情只供一夜长。

曾慕鸳鸯效双栖,南谷林深叶迷离。

除却鹦哥谁人晓,莫将幽情向人啼。

日暮瞒得众人行,却向宠犬语叮咛。 慎勿说道人已去,归时禅院近黎明。

昨趁夜色赴幽期,鹅羽纷纷晓来迷。

两行屐痕深雪里,教人如何不得知?端居布拉达宫时,仓央嘉措称上师夜醉酒楼美女侧,衲本人间一浪子。 仙羽如雪暂徘徊,欲将此身借翼载。 不学令威控鹤去,理塘相见即归来。 浮生一刹逝如电,画楼辜负美人缘。 未知来生相见否?陌上逢却再少年。 欲语幽情期红裙,平林漠漠柳枝深。

除却当时画眉鸟,风情许知一佳人。 姹紫嫣红一时凋,舞衣不称旧舞腰。

争教蜂蝶两相断,袖底羞见檀郎招?绿窗深情不忍离,去离徊徨意转迷。 久拟深山学修法,又延行程到后期。

崔嵬东山与天齐,红颜迤逦隔云梯。

相思萦系解语花,心似奔马雪蹄疾。 倾城美色竞群芳,品茗斗酒擅欢场。

欲共卿卿两相悦,不期魂魄归帝乡。 飞短流长断人肠,情怀恻恻每神伤。 惆怅玉人独归去,芳草萋萋满斜阳。 故园迢迢忆双亲,每对卿卿泪满襟。 千山万水相追寻,始信卿心胜娘心。 柳枝经风叶未凋,当时愁损画眉鸟。 今日重入歌舞地,逢见卿卿又魂销。

今夜新月似蛾眉,时还暂去时还归。

记取临行重来约,月成钩时人成对。

结束花帽下妆楼,雕鞍别时每牵手。 怜郎愁绝还相劝,时日无多再聚首。 美颜无双处处夸,玉帐香肌娇无那。 夜夜伴得鸳鸯宿,不羡旖旎上林花。

花容月貌未可期,吹气如兰暗香袭。

惆怅风露无多时,一时相欢一时离。 忧心悄悄病恹恹,辗转无寐夜阑珊。

寸寸相思已成灰,欲亲芳泽总无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