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首页 > 当代文学 > 文章
蒋捷《一剪梅》赏析:流光容易把人抛,红了樱桃,绿了芭蕉
2019-07-12 / 来源:本站

蒋捷《一剪梅》赏析:流光容易把人抛,红了樱桃,绿了芭蕉

一剪梅·舟过吴江〔宋〕蒋捷一片春愁待酒浇。 江上舟摇,楼上帘招。

秋娘渡与泰娘桥,风又飘飘,雨又萧萧。 何日归家洗客袍?银字笙调,心字香烧。 流光容易把人抛,红了樱桃,绿了芭蕉。 【词语注释】吴江:今江苏省县名,在苏州南面、太湖东面。

秋娘渡、泰娘桥:均为吴江地名。 银字笙:乐器名,是笙管的一种。 心字香:一种香片名。

据说是以香片成心字形为名,或香片上印有心字。 【词作赏析】吴江指滨临太湖东岸的吴江县。 这首词主要写作者乘船漂泊在途中倦懒思归之心情。 起笔点题,指出时序。 一片春愁待酒浇,一片愁闷连绵不断。

待酒浇,表现了他愁绪之浓。 词人的愁绪因何而发。

这片春愁缘何而生。 接着便点出这个命题。

随之以白描手法描绘了舟过吴江的情景:江上舟摇,楼上帘招。 秋娘渡与泰娘桥,风又飘飘,雨又萧萧,这江即吴江。 一个摇字,颇具动态感,带出了乘舟的主人公的动荡飘泊之感。 招,意为招徕顾客透露了他的视线为酒楼所吸引并希望借酒浇愁的心理。

这里他的船已经驶过了秋娘渡和泰娘桥,以突出一个过字。 秋娘泰娘是唐代著名歌女。

作者单用之。 心绪中难免有一种思归和团聚的急切之情。

飘泊思归,偏逢上连阴天气。

作者用飘飘萧萧描绘了风吹雨急。 又字含意深刻,表明他对风雨阻归的恼意。 何日归家洗客袍?银字笙调,心字香烧.想象归家后的温暖生活,思归的心情更加急切。

何日归家四家,一直管着后面的三件事:洗客袍、调笙和烧香。 客袍,旅途穿的衣服。

调笙,调弄有银字的笙,烧香,点熏炉里心字形的香。

作者词中极想归家之后佳人陪伴之乐,思归之情段段如此。 银字和心字给他所向往的家庭生活,增添了美好、和谐的意味。 流光容易把人抛,指时光流逝之快。 樱桃和芭蕉这两种植物的颜色变化,具体地显示出时光的奔驰。 蒋捷抓住夏初樱桃成熟时颜色变红,芭蕉叶子由浅绿变为深绿,把看不见的时光流逝转化为可以捉摸的形象。

春愁是剪不断、理还乱。 词中借红绿颜色之转变,抒发了年华易逝,人生易老的感叹。

词人在词中逐句叶韵,读起朗朗上口,节奏铿锵。

大大地加强了词的表现力。 这个节奏感极强的思归曲,读后让人有余言绕梁,三日不绝的意味。 这首词,是词人乘船经过吴江县时所作。

全词用点染结合的手法,写出了词人伤春的情绪及久客异乡思归的情绪。

上片首句点出春愁的主旨,一片言愁绪连绵不断,待酒浇是急欲要排解愁绪;江上舟摇、楼上帘招白描,写舟行进在波动的水上,酒楼上的酒招子,吸引了寻酒的词人;秋娘渡与泰娘桥,风又飘飘,雨又萧萧是用当地的特色景点和凄清、伤悲气氛对愁绪进行渲染。

下片首句点出归家的情思,何日道出飘泊的厌倦和归家的迫切;洗客袍、调笙和烧香白描,是词人想像归家之后的情景:结束旅途的劳顿,换去客袍;享受家庭生活的温馨,娇妻调弄起镶有银字的笙,点燃熏炉里心字形的香。

白描是为了渲染归情,用美好和谐的家庭生活来突出思归的心绪。

更精妙的是下片最后三句,流光容易把人抛点出感叹时光流逝之情,红了樱桃,绿了芭蕉,化抽象的时光为可感的意象,以两种植物的颜色变化来具体表现时光的流逝之快,也是渲染。 全词以首句的春愁为核心,选取典型景物和情景层层渲染,突出了春愁的内涵:一是倦游思归的愁,一是春光易逝的愁。

另外,《一剪梅·舟过吴江》这首词逐句压韵,读起朗朗上口,节奏铿锵,堪称一首节奏感极强的思归曲。